应急管理部宣传教育中心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媒体聚焦 > [新时代应急人好样子]“到了这个集体,就想一直干下去”——记河北省唐山市防震减灾局
www.china-safety.org时间:2020/7/7 9:45:24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应急管理部 次浏览

“到了这个集体,就想一直干下去”

——记河北省唐山市防震减灾局


24万个代表曾经鲜活的生命的名字、5组13面巨大的墙体,唐山大地震罹难者纪念墙犹如一部记录灾难的书籍,在这个曾经遭受过巨大创伤的城市庄严矗立。

7.0级至7.9级地震发生过2次,4.0级至4.9级地震发生过982次,地震是这里的“常客”;重要区域抗震设防烈度已达8.5度,其他区域7度至7.5度,这里建成了首批国家防震减灾示范城市。2016年7月2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这里考察时,提出了“两个坚持、三个转变”防灾减灾救灾发展理念,为新时代震灾预防发展指明了方向。

这里有一个特殊的集体,一往无前,全力守护这座饱经沧桑的英雄城市和近800万的人民群众。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这里是唐山;敢为人先,创新开展防震减灾工作,这个集体是唐山市防震减灾局。

“做好‘一万’,防范‘万一’”

记者来到唐山大地震罹难者纪念墙参观当天,虽说是工作日,仍可看到总长500米的唐山大地震罹难者纪念墙下,摆放着不少鲜花。唐山大地震罹难者纪念墙墙体由一块块长方形的花岗岩石板组成,44年前唐山大地震中每一个罹难者的名字就镌刻在这些石板上。墙体东侧,配有共计307字的《唐山大地震罹难者纪念墙记》。

这307个字,唐山市防震减灾局预案管理和救灾物资处处长蔚超能够一字不差背下来。

“我在唐山大地震遗址公园工作过3年,对那里很熟悉。机构改革后,我们局的职能更多了,我们每个人身上的担子更重了,但我们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初心依然如故。”从1996年参加工作开始,蔚超便和地震工作打交道,这一干就是20多年。

2012年,蔚超来到唐山市地震局。“在唐山市几百万人中,我是为数不多的干防震减灾工作的人之一,感觉很自豪。”他说。

不仅是蔚超,唐山市防震减灾局的51名在编员工,无论从事防震减灾工作时间长短,每个人都为自己的职业感到自豪。

在宏大的自然力量面前,人的力量显得微不足道。但唐山市防震减灾局党委书记张宝才说,他们偏偏要“蚍蜉撼大树”,做“可敬不自量”的人。

从唐山市地震局1978年成立,到更名为唐山市防震减灾局,再到今天,几十年来,几代人砥砺前行、首创发展,为开创防震减灾事业的新局面不懈努力奋斗。

2015年,全国完成首批国家防震减灾示范城市验收,唐山市与广东省深圳市、阳江市一起,成为首批通过中国地震局验收的国家防震减灾示范城市。这一成绩的取得来之不易。为了通过验收,唐山市从2008年起就着手开展防震减灾示范试点创建工作,工作内容由最初的示范社区、示范学校、农居工程逐步拓展到示范县、示范城市。在创建国家防震减灾示范城市的过程中,唐山市防震减灾局创新实施了“11977”工程,即:一个鲜明的工作思路,一个坚定的工作目标,设定九大类创建项目,七种推进路径,实现七化提升。

在档案室,地震和地质灾害防御处处长张学文展示了“11977”工程的成果:创建档案6000多卷(册、盘),2300多万字,编印成《唐山市创建国家防震减灾示范城市资料汇编》。“这些材料全面展示了我们创建国家防震减灾示范城市工作进程、防震减灾工作历程和防震减灾成果。”张学文说,除了人员档案、党员档案、工作档案、荣誉档案等外,这个档案室放的都是这些材料。

同一年,唐山市将2011年实施的《唐山市防震减灾管理条例》改为《唐山市防震减灾条例》并正式颁布实施。两次地方性法规拟定,张学文都是参与者。“我们的集思广益,针对着社会各界对防震减灾现状的认识,向社会大量征询意见。因为立法一定要代表着社会各界的声音,代表主流认识。”张学文说。

2012年至2018年,这个集体连续7年被中国地震局评为全国地市级防震减灾工作综合考核先进单位。

“取得再多荣誉,也不会让唐山地震人有丝毫懈怠。”唐山市防震减灾局局长于兴维说,“创建国家防震减灾示范城市,谱写了唐山防震减灾的精彩华章,更成了唐山防震减灾人放飞梦想的新起点!”

2018年1月16日,唐山市地震局更名为唐山市防震减灾局。这并非一次简单的更名,新成立的机构在职责上有了较大调整,增加了指导监督县级防震减灾工作、建立健全防震减灾救灾宣传教育长效机制、农村公共设施的抗震设防管理和全社会防震减灾救灾的意识、技能、管理能力、救援能力培训等13项职责。这也使得唐山市防震减灾社会管理职能得到进一步增强。

“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是渺小的。但是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是可以有所作为的。做好‘一万’,防范‘万一’,唐山防震减灾,永远在路上。”张宝才说,“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防灾减灾救灾的重要论述,为我们的工作指明了方向,提供了重要遵循。”

机构改革后,唐山市防震减灾局依旧在防震减灾的道路上前行。2018年,在他们的努力下,唐山市成功承办全国首届地震科普大会;2019年,成功承办中国唐山国际应急管理大会。

真正把防震减灾当作奋斗一生的事业

今年33岁的地震监测预警处的工程师王铎,在如今的唐山市防震减灾局,不自觉地把自己归入“年轻人”的行列。

“2013年研究生毕业之后我就来到唐山市地震局。刚一到这里,一个个荣誉,一张张奖状,看得我眼花缭乱,这些荣誉对我既是压力也是鼓励。在这个集体,我算年轻人,今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对于未来,我很有信心。”王铎说,来到唐山市地震局后,让他感受最深的便是敬业二字。

“地震监测预警工作需要24小时不间断值班,我们从来没有留下一秒钟空白。如果有地震发生,8分钟内就要完成地震定位,15分钟内便要向市委、市政府汇报,2小时内要完成震后趋势判定意见……”这项工作,与王铎一开始想象的有些不一样。

不一样在哪儿呢?“看起来很枯燥,但是很有挑战性,而且非常有意义。”王铎说,“因此,我到了这儿以后从来没有想过离开,对于防震减灾工作,我想一直干下去。”

“想一直干下去”,不仅是王铎这个“年轻人”的心愿,也是唐山市防震减灾局每一名成员的想法。在这里,记者听到最多的话就是:“到了这个集体,就想一直干下去。”

唐山市防震减灾局地震和地质灾害防御处一级主任科员冉芃虽然没有经历过唐山大地震,但这场大地震夺去了他的亲人的生命。因此,对于防震减灾工作,他有着特殊的情感。“2008年从部队转业后,一开始还不知道被安排去哪个单位。5月12日那天,汶川发生大地震,举国悲痛。我想,自己以后的工作会不会与地震有关。”没过多久,冉芃真的被分配到了唐山市地震局。“我本来觉得这事已经很神奇了,没想到更神奇的事还在后面。2018年1月16日,唐山市防震减灾局挂牌,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看来我这辈子注定要与防震减灾工作紧密相连。”冉芃说。这些事的发生也许只是巧合,但是冉芃在内心里真正把防震减灾当作奋斗一生的事业。

除了王铎这样的“年轻人”,冉芃这样的“中生代”,记者还看到了尹宝军这样的“老一代”对防震减灾工作的深厚情感。

尹宝军是土生土长的唐山人,1991年从贵州冶金地质学院毕业后回到唐山,成为一名地震人,在地震监测预警领域干了近30年。如今,他是唐山市防震减灾局地震监测预警处处长。

“地震监测预警领域是世界性的难题,在这一领域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尹宝军说。

但是话锋一转,尹宝军说了这样一句让记者感觉很意外的话:“干了这么多年,也没把地震监测预警工作干好……”没等记者发问,尹宝军便同记者讲起了他之前的经历。唐山大地震那年,他8岁,虽说只是个孩子,但他对当时的印象还很深刻。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他的眼中泛起了泪花。“虽然没有亲人在这场灾难中罹难,但这是所有唐山人的痛。我今年52岁了,还有8年时间退休,我只想把自己仅有的工作经验传给年轻人,对自己的工作生涯也是一个交代。”说到这儿,尹宝军揉了揉湿润的眼眶。

这样一群经历过地震洗礼的人,为防震减灾事业努力奋斗,成为他们的共同选择。唐山市防震减灾局为什么这么吸引人?张学文似乎给出了答案:“虽说我不是唐山人,但在这儿工作能够感受到一种神圣的使命感,那就是尽自己最大努力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防震减灾,永远在路上

一座曾经遭受过重大创伤的城市,随着时间的推移,创伤在逐渐减轻。如今,在唐山,让人感受到的是很安全。为此,唐山市防震减灾局的工作在不断创新。

为什么很安全?张学文给出了答案,那便是加强抗震设防审批监管。唐山市将抗震设防行政许可纳入全市基本建设审批流程,抗震设防要求作为项目审批的前置条件。对重点项目以及学校、医院、地震避难场所等人员密集工程严格要求高于场地设防标准。

“去年,全市1300个新建工程全部按照新参数区划图要求审批,市县两级执法抽查合格率为100%。”张学文说,除了重要区域抗震设防烈度已达8.5度外,一些学校、医院等重点场所,抗震设防烈度达到了9度。

针对农村的防震减灾工作,唐山市防震减灾局还编制发行了《农村民居抗震实用技术》及附图集,培训了建筑工匠10000余名,为的就是让农村的房屋同样达到抗震设防烈度标准。

从44年前的满目疮痍,到如今的国家防震减灾示范城市,在城市发展的过程当中,唐山市防震减灾局深深认识到,不仅要做到让人民群众放心,还要做好防震减灾工作。

正如唐山抗震纪念碑碑文所言:“然唐山不失为华夏之灵土,民众无愧于幽燕之英杰,虽遭此灭顶之灾,终未渝回天之志。主震方止,余震频仍,幸存者即奋挣扎之力,移伤残之躯,匍匐互救,以沫相濡,谱成一章风雨同舟、生死与共、先人后己、公而忘私之共产主义壮曲悲歌。”

这座英雄的城市,依然是他们生活和奋斗的地方。唐山防震减灾,永远在路上!

记者手记

老地震工作者的自责

忙着开展震灾和地灾防御,忙着准备应急预案和救灾物资,忙着搞地震监测预警……记者在唐山市防震减灾局采访的几天时间里,看到该局的每一个人都在忙。这种忙不是盲目的,更不是不情愿的,似乎每个人都觉得让自己忙起来才是正常的,才是快乐的。

在这个集体里“,年轻人”王铎让记者看到了激情与梦想“,老人”尹宝军让记者看到了地震人,尤其是唐山地震人身上深深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他流着泪说,干了这么多年,也没把地震监测预警工作干好……这句话,是一位可敬的地震工作者的自责,从中流露出地震人对于做好地震灾害防御工作的急迫心情。更让记者打心眼儿里感动的是,一个为地震灾害监测预警工作呕心沥血奋斗了近 30 年的地震工作者,在临近退休时,不是回顾自己做出了哪些突出业绩,而是还在埋怨自己没有做得更好。这并不是由于他个人原因造成的,是因为地震监测预警目前仍是地震领域的世界性难题。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这句话用在唐山市防震减灾工作者身上同样适用。正因为“尹宝军们”对唐山这片土地、对地震灾害预防工作爱得深沉,所以他们才能带着激情、含着泪水在防震减灾的道路上不停探索。

多年来,唐山地震人获得的奖杯、奖状、荣誉证书不计其数,单独建立一个荣誉室都不为过,但他们只是简单地把这些荣誉堆放在档案室里。不计较得失,不在乎名利,只为能做好地震灾害预防工作,这就是唐山市地震减灾工作者留给记者的深刻印象。有这样一群人,何愁干不好这份工作呢?

相关资讯